回忆延边足球的困境:穿的最破吃住最差工资奖金最低

对于延边足球来说,2019年2月25日是一个悲伤的日子。延边富德职业俱乐部因为无法补缴税款,被迫解散。中国足坛第一支因为欠税而消失的足球俱乐部就此诞生。

延边足球曾经缔造过无数辉煌。1997年,在崔殷泽教授的带领下,这支草根球队在华夏大地掀起了一股风暴。他们也曾经屡屡扮演巨人杀手的角色。即便是面对当年独霸天下的大连万达,延边队也曾有过高光时刻。

但,生于边陲小镇,延边足球命运多舛。在这片足球的沃土上,从来不缺少天才,但是因为穷,延边足球职业化之路始终走得坎坷。

2010年3月底,我曾经前往延吉,探访这一个没落的足球部落。在延边大学体育场,我见到了一群热爱足球的孩子们。3月底的江南已是春意盎然,但此时的北国边陲依旧是冰天雪地。没上场的孩子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面,将脑袋埋在帽子里。

场上的孩子们穿着长衣长裤,在人造草皮上踢着足球,远处低矮的山峦光秃秃的。他们并不是踢野球的孩子,这三十多个朝鲜族的孩子来自延边队1993/1994、1995/1996两个年龄段的梯队。他们没有钱去南方冬训,只能在人造草皮上延续对足球的热爱。

训练结束之后,所有的孩子集体向教练员尹明虎鞠躬。当年,延边弟子集体向崔殷泽鞠躬的镜头成为了甲A时代永恒的经典。延边足球的传承仍在继续,血脉并未中断。

在2010年,延边足球名义上是一支职业俱乐部,实际上还是一支隶属于延边体育局(如今的延边体育运动管理中心)的运动队。他们需要依靠政府每年500万的财政拨款来度日。这样的俱乐部很难获得冠名、赞助,之前一个赛季门票收入仅为70万元。而它们每年的运营成本至少需要1000万。

在我去的时候,延边队刚刚将朴成卖给了北京国安。延边上上下下都津津乐道谈论着这笔交易。他们并没有为卖掉球队最有才华的年轻球员感到难过,在为朴成灿烂的前程感到欣喜的同时,更满意那笔不菲的转会费。

谈到延边足球究竟有多难,时任俱乐部总经理于长龙对我说,“延边队苦啊,训练服、竞赛服都是穿了很长时间的。有一场比赛,朴成的鞋是借金敬道的。换鞋穿,这是职业联赛没有的。在海埂集训时,穿的最破的是延边队,吃住行最差的是延边队。工资待遇、奖金是最低的,可能和北京理工差不多。”

他说这番话的时候,愁容满面,令人唏嘘。这就是延边足球的终极困境。后来,他们重新回到了中超联赛,也获得了深圳富德的入股,可命运并没有翻转。

延边足球走不出命运的牢笼,与地缘因素密切相关。北方边陲小城延吉经济实力非常有限,民风朴实,但缺少有实力的企业。东三省整体经济环境也并不理想,吉林省内能投资足球的企业屈指可数。

而王健林早就告诫过我们,足球俱乐部本身是无法实现盈利。延吉球迷很热情,但市场前景不大。富德的入股更多也是出于投机的目的,并非为了长远发展足球俱乐部。

朝鲜族少年对于足球无比热爱,他们的运动天赋也令其他球队艳羡。但经济打大环境以及中国足球的处境,决定了它并没有多大发展空间。

Leave a Comment